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昆山纯高案揭开一角阴阳合同风险难避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9:45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昆山纯高案的一审判决对于安信信托来说,只能算是保了本,却让信托业内普遍存在的阴阳合同在“精神上败了诉”。

6月7日,上海市二中院对此案的一审判决,虽然支持《昆山—联邦国际资产收益财产权信托合同》(下称《信托合同》)中安信信托基于投资者利益请求的收益权本金1.06亿元和支付罚息1400万元,并认定抵押有效,使得其对抵押物获得优先受偿,但是对于安信信托主张的《信托贷款合同》却以违背“诚实信用原则”为由,不予认定。

这让整个信托业感到惶恐——名为“资产收益权”实为贷款的这种潜行阴阳合同的做法涉及项目几百亿。多家信托公司对经济观察报(微博)记者表示,正在积极研究此类合同的风险点,想出补救和替代的方法。

“无奈”与“故意”

房地产开发商昆山纯高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昆山纯高)公司缺钱,找到了安信信托代为融资2.15亿元。2009年,安信信托将这笔贷款做成了“收益财产权”的集合产品发行,私下里,却将这笔融资以贷款的形式发放给昆山纯高。

这样在向监管部门报批时,能够躲过对于房地产贷款信托的“窗口指导”。当时,昆山纯高公司并不具备二级资质,这违背了监管部门对房地产信托融资必须遵守的“432原则(四证、二级资质、30%项目资金)”。此外,这种做法还能规避监管对于贷款信托计提较高风险资本的规定。

于是,监管部门和投资人看到的只有《信托合同》,却不知还有一份《信托贷款合同》。这两份合同最大不同在于,前者为物权中的资产收益权,而后者却是债权关系,这涉及到一旦违约投资者对于抵押物的处置权与受偿顺位。

“签订《信托贷款合同》也确属无奈。”北京一家大型事务所常年代理信托业务的刘律师对本报记者表示,不办理抵押登记,收益权就无法得到保障,但房地产登记部门一般会以“结构复杂、权利义务不清”为由驳回“财产权信托合同”对抵押物的确权申请,但是对于《贷款合同》却欣然接受。“这种执法规则,导致了很多信托项目中阴阳合同并行。”

不过,从潜行合同的内容中看,安信信托的考虑也并不“单纯”。在《信托贷款合同》中,安信信托为这笔融资约定了更高的利率(在表面合同中年收益率为10%,在潜行合同中却是12%),以及巨额的复利与损失金。在《信托贷款合同》签订后,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融资框架协议》,合同约定支付安信信托实际每年融资费用为16%,其中10%将作为资金成本支付投资者收益、保管费、信托报酬、和其他费用,其余6%作为融资服务费。如果按照这份合同执行,昆山纯高将为2.15亿元的融资支付40%的代价(除本金外)。因为此项目已被安信信托垫资兑付,其中除去10%的年化利息后,差额部分将被信托公司自我留存。

昆山纯高案的焦点便是对阴阳合同的定性。法庭认为,背后的《信托贷款合同》违背了主合同中“不得使用信托专户进行本信托业务意外的活动”、以及信托法中“不得利用信托财产为自己谋取利益”的规定。刘律师认为,这也是最后法院将案件定性为“营业信托纠纷”重要原因。

在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对于投资者,安信信托违背了诚实信用的原则,所以驳回了基于《贷款合同》的高额罚息、违约金的请求。

“精神败诉”

几乎每一个闹上公堂的信托纠纷案件,都会让整个行业跟着提心吊胆。法官最后的判决,影响的不仅仅是堂上的双方,还有场外上的雷同信托项目。

昆山纯高案便是如此,业内对这样的一审判决并不满意。“安信信托实际上在精神层面败了诉。”一位信托公司法务部的负责人表示,这是他们公司几个部门一起对判决书开会讨论几个小时后,得出的结论。

案件的一审判决也让他们十分心惊,因为几乎每个信托公司都有类似操作的案例。面对越来越细化的监管以及法制对信托新业务规范缺失,阴阳合同成为行业潜规则。据一位信托公司负责人推算,此类合同涉及的资金规模高达几百亿。

其中,现存的房地产信托就集中了大量的阴阳合同。2011年5月,为了响应对房地产的宏观调空、控制房地产融资整体风险,银监会开始对房地产信托进行窗口指导,所有房地产信托产品实行事先审查,导致该类信托产品发行量、规模齐齐下跌。

此外,“如果融资方不符合432原则,或者不是百强企业、在省市也排不上房企TOP10,就很难从银行贷款,即便接受成本较高的信托融资也很难通过审查。”一位来自山东的房地产开放商表示。于是,“收益财产权”便成为了合适的“羊皮”,而在私下双方会签订信托贷款合同确保抵押物(一般融资土地、建筑项目)的抵押权。同时,因为融资项目本身的不利地位,在贷款合同中,往往会附加较大的利差,以此当作信托公司的“酬劳”。

“这就是为什么投资者看到的项目收益率在10%左右,而我们却负担着15%甚至以上的成本了。”

用益信托统计显示,2011年及2012年,信托公司发行的数以千亿计的房地产信托中,权益类投资占比分别为26%和31.5%。

让上述信托公司负责人担心的是,昆山纯高案中法庭以“违背诚实信用”的原则在精神上并未认定“贷款合同”,只是保证了符合投资者利益的对抵押物优先受偿权。“如果开发商想赖掉贷款合同中的渠道费用,他们都会效仿。”

这或许会将整个资产收益权信托拉进的司法泥沼,从而迎来兑付高危期。

女性生殖器疱疹有哪几点护理措施

眼部整形术后的自我护理

青少年患牛皮癣的原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