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中国经济既要长病短治更要彻底转型

发布时间:2020-10-16 23:44:26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中国经济既要“长病短治”更要彻底转型

有效经济增长对我国这样的超级新兴经济体而言远比水分很大的低质低效增速更重要。因而,宏观经济政策在经济初步企稳之后的目标指向,不能纠结于经济指标的一时起落,而应以“长病短治”的策略方式着力清除发展沉疴,同时紧紧围绕经济战略转型大局,完善竞争性市场体系以激活民间营商禀赋与创新活力,始终将增强实体经济竞争力放在经济发展的首要地位。

有效经济增长对我国这样的超级新兴经济体而言远比水分很大的低质低效增速更重要。因而,宏观经济政策在经济初步企稳之后的目标指向,不能纠结于经济指标的一时起落,而应以“长病短治”的策略方式着力清除发展沉疴,同时紧紧围绕经济战略转型大局,完善竞争性市场体系以激活民间营商禀赋与创新活力,始终将增强实体经济竞争力放在经济发展的首要地位。因为深耕实体经济、潜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推广是一国保持经济活力的根本保障。

二季度相关经济指标尽管谈不上亮丽,但7%的增长速度毕竟没有让单季度指标掉队。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上半年宏观数据 ,显示了一幅“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的场景:国内生产总值29686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0%。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7.0%,二季度增长7.0%。上半年经济增速达到了底线目标。而在去年末推出的一系列积极经济政策的驱动下,加上央行货币政策的适应性支持,使关键产出指标出现了明显反弹。尤其作为实体经济增长晴雨表的制造业出现了温和复苏趋势,6月6.3%的工业产出同比增速若要放在5年前,肯定会令决策层异常揪心,但今日的中国毕竟拥有全球最大规模的工业体系,取得这样的增速指标已属不易,何况这已是过去4个月里的最高增速,保持向好趋势,就意味着中国经济即将走出谷底。另一方面,社会零售额增长速度从5月的10.1%升高至6月的10.4%,意味着消费驱动不仅仅是口号性的安排,而是开始发生实实在在的转变,中国经济正朝着再平衡方向发展。

当然,如果单纯从简单的数据指标来分析判断当下我国经济面临的深层次问题以及下一步政策取向,显然是不够全面的。由于经济依然处于下行趋势中,一些经济数据的基本面,无论同比还是环比,出现小幅下降也符合经济新常态的逻辑。当下,要把握中国宏观经济的节奏,关键还看调结构是否到位,稳增长是否符合预期,惠民生能否随民愿,控风险是否达成奇效。正如李克强总理向学者们问计的主题,如何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激活有效投资,这是政府施政的重要命题。诚然,目前我国的债务比例仍处于国际公认的安全边际,不必担心触发系统性经济风险,但所有对中国地方经济运行状况有着实际调研并获得第一手材料的负责任经济学家,其实都明白:中国经济目前所遇到的困难,不进则退的滑坡趋势一旦形成,其后果不堪设想。而高达十万亿美元的经济规模确实足够抵御一些国内外风浪的冲击,但谁能保证中国经济出现大规模滑坡之后的自我修复能力?

梳理日本最近20年的经济运行轨迹,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日本其实在1994年的时候就已经跨入5万亿美元的经济俱乐部了。但迄今20年过去了,日本经济却始终在“5万亿美元”陷阱中徘徊复徘徊,迟迟不能实现战略性升级。尽管日本确实有放大经济困难以激活国民危机意识和不安全感的传统,但客观而言,日本的实体经济在过去这些年发生了某种程度的衰退,尤其是日本一向傲视全球的制造业,早已不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样的咄咄逼人之勇了。而过去长期充当日本企业代工角色的韩国制造业企业,刚好抓住了这段难得的时间窗口,不断提升研发实力和产业的全球化配置,直至将部分日本同行(当年的强劲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三星电子更已在某些领域与苹果等美国顶尖企业分庭抗礼。所有这些竞争态势变迁说明,深耕实体经济、潜心技术研发和产业化推广始终是一国保持经济活力的根本保障。

没有人会认为韩国是全球金融强国,恐怕也没有人认为德国的金融实力已经凌驾于英国之上,但无论是从新兴经济体晋级发达国家的韩国还是视制造业为国家保持竞争力命根子的德国,基本上没有犯将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本末倒置的错误。尤其是拥有全球第一流工业竞争体系的德国,尽管受到欧元区某些不思进取伙伴们的拖累,但财力、经济弹性和活力以及区域经济责任感在整个欧元区无出其右。从某种程度上,德国可以脱离欧元区,但欧元区一旦离开德国,将一无是处。而德国之所以成为欧元区的支柱,完全是以强大实体经济提供的真金白银为技术支撑的。

殷鉴不远,今日中国经济正处在由数量积累向更高全球分工层级切换的关键时期。单从一般的经济增速而言,在“十三五”期间,即便只取得5%的经济增速,也足够保证我国的经济在2020年左右稳步赶超美国。但谁都知道,有效经济增长对中国这样的超级新兴经济体而言远比水分很大的低质低效增速更重要。另一方面,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固然应当大量发展包括证券市场在内的资本市场,但切不可“心为”股“役”。众所周知,建设强大的资本市场是中国由制造业大国和贸易大国向产业与资本强国升级的内生性需要与自然逻辑,但如若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为支撑,没有基于技术创新和制度改进为前提的企业业绩的全面提升,通过释放流动性来做大市值蛋糕进而驱动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初衷,注定无法落地。很难想象,当一个将近14亿人口的大国,有超过1亿的居民日思夜想如何通过证券市场获得快钱,而不少的上市公司忙于设计各种圈钱手段,这样的市场会是理性发展的市场?笔者注意到,某家打着互联网金融旗号的创业板上市公司,其一年的营收不足4亿,而在股市最疯狂的时候其市值居然超过1000亿。处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即便定力再强的管理层,恐怕也免不了要思谋尽快套现。换句话说,在财富观念业已扭曲的当下,如果政府不能尽快引导所有参与主体回归到常态化发展路径,则埋下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正如经济数据永远不能掺水一样,有效经济增长同样不能通过掺水来实现。金融一旦离开实体经济支撑,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做强做实制造业永远是中国经济安身立命之本。笔者热望饱含国家智慧与战略雄心的“中国制造2025”能够通过系统的组织实施和微观企业的切实践行,能够实现预期目标。

宏观经济政策在经济初步企稳之后的目标指向,不能纠结于经济指标的一时起落,而要以“长病短治”的策略方式着力清除发展沉疴,同时更要紧紧围绕经济战略转型大局,完善竞争性市场体系以激活民间营商禀赋与创新活力,始终将增强实体经济竞争力放在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alevel是什么课程

ap数学

alevel心理学

IGC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