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鄂东粮仓遭遇史上最严峻考验灰叶香青

发布时间:2020-10-19 01:25:01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鄂东粮仓”遭遇史上最严峻考验

楚天都市报

黄狮岗村村民在干枯的田地里犁地

铁门岗乡大万村清理出来的沟渠已接近断流

全国讯:自去年11月起,我省经历了50年来最严重的大旱。据了解,我省大部分地区从1961年开始有降水资料记录,而去冬今春全省58个县市180天降雨量都创下了有记录以来同期最少,武汉市降雨量则创60年来同期最低。

气象专家称此次湖北大旱已经达到“极端气候”标准。江河水位不断下降、湖塘干涸见底,持续干旱已严重威胁粮食生产和百姓饮水安全;全省上下一心奋力抗旱,我省人民在与50年一遇大旱抗战中,创造着一个又一个奇迹。

5月22日一场短促的降雨过后,麻城市铁门岗乡再次陷入焦渴之中。

连续的炙烤,月底仍将无雨的严峻情势,50年一遇的大旱,正加剧着“鄂东粮仓”这块沃土的伤痛。

铁门岗乡大万村支部书记万太平痛心地说,“如果再不降雨,塘里的水最多只够撑20天。”

铁门岗乡和我省大多数旱区一样,累积的灾情正面临一场“临界点”。两日来,记者深入受灾严重的麻城市,直击乡土之痛。

旱情持续“粮仓”告急

如同放在烤箱上的烟叶,大万村的土地正在慢慢蜷曲。正午,汽车从村旁的公路驶过,尘土飞舞。空气是干的,地表是龟裂的。

村里,唯一的一个中型水库已经见底,53口水塘已经告罄;地底,因为久旱,机井已打不出地下水。“全村2170亩水田全部受灾,小麦基本无产,收割上来的油菜大多没结籽。”万太平说。

村民吴腊喜插到田中的五六亩水稻,已经全部干枯死掉。郑学林家的40多亩水稻,奄奄一息。他们如今均寄望于二季稻或改种棉花等干旱作物,但这一切仍需要水。

大万村所在的铁门岗乡,紧邻著名的明山水库渠系,素有“鄂东粮仓”之称。大万村,正好位于渠系的末端和提水灌溉的水利死角。

大旱来袭,村里花1万多元购买了一台扬程达24米的高压潜水泵,又紧急动员清理了5公里长的淤塞沟渠。引来的水都集中到水塘里,村民再将塘水抽到自家水井里,沉淀一天后以供饮用。

“14个小组里,每个小组都有一口这样的塘,目的是保证人畜引水。”万太平话锋一转又说,“再不下雨,塘里的水也要干了。”他家里摆放的报纸上,天气预报显示:黄冈市近期无明显降雨,一直到30日,日最高气温将达到30℃以上。

铁门岗乡分管农业的干部陈幼匀,干了大半辈子农村工作。他坦言,此前秋旱常见,但像本次这样的冬春夏三季连旱,十分罕见。“去年10月14日以来,全乡基本没有出现单次大于10毫米的有效降水,今年1月到5月中旬的全乡降雨量,只有常年的1/5。”陈幼匀说,虽然5月22日乡域内降下约30毫米的雨量,但因为没有形成地面径流,水田最多只“润了个嘴巴”。

铁门岗乡总耕地面积9.3万亩,主种作物为早中晚稻和小麦,常年粮食产量在1亿斤以上,占麻城粮食总产量的1/8。然而,步步紧逼的旱情,让该乡的粮食生产面临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

陈幼匀介绍,到5月23日的最新统计,全乡受灾面积78480亩,占总耕地面积的84%,其中早稻受灾41200亩,占水田面积的90.5%。“我们不光要实现自足,还要满足国家的粮食需求。“陈幼匀忧虑地表示,目前乡里通过借款等手段,筹措了超过200万元用于修复大型泵站,用于抗旱,但随着持续高温,土壤失墒将加快,旱情发展的话,今年收成锐减不说,明年粮食生产的种子也必然告急。

水库见底 集中育秧

如果说位于渠系末端的铁门岗乡受旱,尚能找到“区位因素”的部分影子的话,那紧靠麻城市区的黄狮岗村旱情之重,则让人喟叹“天不下雨”的残酷。

“家里的4分田,抽了村池塘10个小时的水,才勉强管住了渴。”该村党支部书记毛元慧介绍,全村共有4座水库。最大的毛家冲水库往年蓄水能达200多万立方米,但今年已经干涸。

在该村海源桥水库,记者看到,这个往年能蓄水50万立方米的小二型水库,已经完全见底。“水库现在蓄水大概只有1000立方米左右,从上世纪70年代修建后,它从来没干过,以前它可以灌溉500亩田。但今年的降水实在太少了,水库积不了水。”毛元慧说,因为4个水库处于死水位,今年全村抗旱中,水库基本无法发挥作用。

村民们开始想其他办法。除了用小沟渠围堰蓄水,大旱中,黄狮岗村紧急疏通了504米长的小渠,这样塘里的水至少可以到田了。而得益于麻城市家门口水利工程,2002年该村修建了15口生活用水井,这让村民的生活用水基本得到保证。

但与铁门岗乡大万村一样,无雨可下的窘迫下,塘水随着灌溉的消耗也只够维持15天左右了。而因为地处丘陵地带,地势较高,打机井也无法提取更多的地下水。村里的养殖户李继银,在“三万”工作队员的帮助下打了两口水井后,因为取水有限,无奈提前卖掉养的1000多只鸡。“全村1069亩水稻,全部受旱了。我们被迫改种了800亩棉花,然后准备在6月5日前将晚稻种下去,但还是需要水!”毛元慧说,前日他们组织村民平整了5亩水田,用于集中育秧。

记者在其带领下前往育秧地时,村里的妇女曾令玉等人,正在干得冒着白烟的地里劳作。“没有水的情况下只能采取集中育秧的办法,等秧苗长起来后,再分给农户。”42岁的村民李井宗说,他家的3亩早稻因旱没法插下去,现在只能等待晚稻,但这一切在无雨的情况下,仍显得希望渺茫。“改种的花生、黄豆、棉花还处在苗期,需水量不是太大,还能维持半个月左右,但到了生长期,还是不下雨的话,就很麻烦了。”毛元慧思量着,如果再不行,就改种需水更少的红薯、芝麻等旱地作物。“我们做了该做的一切,但还是盼雨啊!”毛元慧说。

数据

截至5月26日,麻城市受灾人口413500人,饮水困难人口56000人,农作物受灾面积47.5万亩,其中农作物成灾面积6.2万亩,直接经济损失12771.6万元。该市市级救灾物资总投入已达280万元。

太原市哪家治疗包皮过长的医院好

杭州治失眠抑郁专科医院多少钱

贵阳颠康医院

重庆的治性病专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