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都市怪谈之请筷仙-(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9:28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正月里,正月正,都说筷仙有灵性;有灵助力早出来,无灵示下再重请。”童年时经常听到邻家阿婆摆弄着几根竹筷念念有词,耳熟能详。原本只是当作普通的儿歌来哼唱的,可是后来所发生的一切,却让我明白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并非小孩子随意吟诵的儿歌,确切地说,它竟是民间失传已久的请筷仙的咒语。而且,由于我的不谨慎几乎送了命,还差点闯下大祸。

那是上高中的时候,由于课业压力沉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校园里流行起请仙问卜游戏。听说有请笔仙的,也有请碟仙的,甚至还有请牌仙的……真是闻所未闻,闹得不亦乐乎。或许校方也觉得军事化管理的寄宿生活过于单调乏味,所以虽然明令禁止学生中开展此类迷信活动,却也仍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未采取任何实质上的严厉措施。

本来正处于青春期躁动态势的不安分的大男孩儿们在网络资源匮乏、琴棋球类玩腻且无MM可泡的萧条景象下,又不甘心整日沉缅于书山题海之中,索性寻觅旁门左道之术来解除枯燥。于是,伴随着各种玄之又玄、添油加醋的刺激传说,请仙术成了校园里风靡一时的好玩游戏。其实呢,他们搞的所谓的“请仙术”基本上都是网上搜来的段子,照猫画虎,请不请得来恐怕只有鬼才知道。反正夜阑人静时,五花八门的闹剧上演了一场场,把胆小的女同学们吓得晚上不敢独自上卫生间了。

别说女同学胆小,有个别的男生居然比女生胆还小。一提这茬就想起张雪涛那怂玩意儿,有回晚餐喝粥喝多了,夜里生拉硬拽地扯着我陪他去方便,别提多可气了。张雪涛是我同班同学,又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我们在教学楼走廊里狭路相逢,并且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正因为如此,我对此兄台的无理要求无可奈何,而他也只敢对我百般刁难。这不,刚下晚自习,他一脸神秘地趴在我耳边道:“今晚咱哥们儿也玩个刺激的。”我白了他一眼,不知这小子抽什么邪疯。

吃罢晚饭,草草写完作业回到寝室已是九点多。隆冬时节,马上快放假了,想想离期末考试越来越近,心里好烦。寝室里另外三位还没回来,想必还在教室里用功。简单洗漱完毕,正准备一头扎进被窝,门却被猛然撞开。张雪涛和另外两个室友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我已脱了外衣外裤打算睡觉,被他们身上裹携的寒气弄得直起鸡皮疙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被子,却被一只胖手扯住,那是李晨。

“干嘛?”我想抖开那只胖手,他却“嘿嘿”一笑,诡异地呲着一对暴牙道:“起来起来!”张雪涛也毫不客气地来掀我被子:“忘了我跟你说的事儿了,这么早就睡?”另一张圆嘟嘟的胖脸也凑了过来,笑嘻嘻地把一双冰凉的手往我被子里伸过来:“今晚的节目可少不了你,哇,好热乎,先给哥们儿焐焐手。”我惨叫一声,从被子里弹了出来。

数白宇桐这小子最坏,看来我不起来是不成了,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三下两下穿上衣服,没等我开口,就见张雪涛变戏法般不知从哪儿掏出几根崭新的竹筷,在我面前晃了晃,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今晚,咱们也玩一把请仙术!”我有点发蒙,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知这个胆小鬼哪来的勇气。

“这样看着我干嘛?”张雪涛不满地翻了翻眼皮,“别的寝室都在玩,咱们也不能让人看笑话,否则显得偶这室长没能力。”被人取笑加挤兑了额,我瞬间醒悟。张雪涛也不理我,张罗着其他人把桌子上的东西全撤了,拿出一副做法事的架势,居然还不知从哪搞到一部微型摄像机。看着他们忙忙碌碌煞有介事的样子,我又好气又好笑。

“孟尧,过来呀!”他们围着桌子坐好了已经,急切地冲着我招手。我只好走过去,坐在那个为我准备的空位置上。张雪涛把那八根竹筷摆在桌子上,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我:“你拿三根我拿三根”,又转向坐在左右两侧的李晨和白宇桐:“你俩各拿一根,对齐,连在一起。”我学着张雪涛的样子把三根筷子呈U字形对齐,李晨和白宇桐各拿一根放在我和张雪涛的六根筷子中间,捏住接头,这样八根竹筷就完整地形成一个长方形。

“筷仙筷仙请上来!”张雪涛叨叨咕咕半天,我们八只手都举酸了,也没见有什么反应。“行不行啊你,咒语问明白了吗?”白宇桐有点不耐烦了。张雪涛有点冒汗了,尴尬地看了眼摄像机:“可能……今晚各种神仙都参加蟠桃会去了。”我去,大家鼻子都气歪了。总不能把这场景录下来让别的寝室看笑话吧,我灵机一动,顺口就把儿时那段儿歌想起来了:“正月里,正月正,都说筷仙有灵性;有灵助力早出来,无灵示下再重请。”

孰料这几句话刚一出口,手中捏着的竹筷突然一顿,然后剧烈地颤抖起来。“你们怎么回事?别乱动啊!”“我没动啊!”

“我也没动。”大家面面相觑,谁的胳膊都一动不动地举着,可手中的筷子却依然颤动不止。李晨的胖脸变色了:“难、难道说筷仙真的上来了?”所有人闻言脸色全白了,瞬间屋内死寂一片。

我感觉手指都僵硬了,只觉得汗毛发乍,莫非这几句真的管用了?过了片刻,突然想起现在距离正月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记得邻家阿婆似乎都是在正月里念叨这几句口诀的。于是,我试探地问道:“现在不是正月啊?您怎么出来了?”然后让我后悔终生的事情发生了,一股强大的力道从筷子上传递到每个人的指尖,八根筷子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扭曲,形状看起来象两个三角形的怪眼。同时一股寒气盘旋在头顶,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

一串阴惴惴的笑声随之响起:“正月里请来的是灶神,小女子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怨魂——”我心脏猛地缩成一团,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再望向另外三人,也都面色惨白,变成了木雕泥塑。我想收回自己的手,可是双手却象被牢牢地粘在筷子上面一样无法动弹。

“您……请回吧,我们……无意冒犯大神……”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从哆嗦的嘴唇中挤出几个字来。可是随即传来的冰冷彻骨的声音却让我们如同吞了冰块般凉到心底:“呵呵,既然来了,又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我不想死,不想死,可我死得好惨好惨——”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女声突然变得极其的凄厉,而且由远及近,仿佛就在耳畔回荡不止。耳膜撕裂般疼痛,视线一阵模糊,胸前猛然炽热,好象有什么东西从胸口处迸射开来。

之后的事情是听张雪涛他们说起的,他们当时看见从我胸口冒出一条巨大刺眼的红光,然后那八根筷子就全部折断了,四个人的手也瞬间脱离了那奇怪的力道,房间的温度也在瞬间恢复了正常。他们三个七手八脚地把失去知觉的我抬到床上,感觉我一切正常就象睡着了一样,就没敢惊动校方,轮流守护着我直到我醒来。

后来我们看了当晚的录像,画面上一个只有半颗头颅的女人浑身是血地爬在桌子上面,而我们四个还浑然不知地齐刷刷地举着筷子托着她,她伸着血淋淋的手抓向我的脖子,就在那时我胸口冒出一道强劲的红光把她整个吞没了。我摸向胸口那块祖传的古玉,它依然微微发烫,暗自庆幸,如果没有它,我们几个可能早就一命呜呼了。犹是如此,我们四人仍然大病了一场,校园里的请仙游戏也就此落下帷幕。

江淮小型清扫车经销商

三焊缝防水板焊接机三缝防水板爬焊机

日照PE打孔波纹管是什么颜色的

黄牌一拖二救援车价格东风多利卡D9清障车厂家

红河钢模板平面定型模板钢模板品质详情

洛阳DN175SBB玻璃钢管材质要求

平度出租发电机正规公司

乳腺贴代加工女性身体调理海旭药业

铁皮石斛苗盆栽可食用淘宝米斛苗的真伪欢迎来电了解

盐城照明工程CPVC电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