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5个月连拘两任董事长联信永益行贿疑云

发布时间:2021-10-14 19:58:31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5个月连拘两任董事长 联信永益行贿疑云

5个月连拘两任董事长 联信永益行贿疑云 更新时间:2010-9-10 6:06:31   5个月,两任董事长接连被刑拘,联信永益成为最快沦陷的“污点”上市公司。

高管频繁更迭、业绩面临严重下滑、公司前景风雨飘摇,在外界质疑背后,“单位行贿”猜测、是个案还是行业暗规,疑云背后的真相,远未一目了然。

本报记者 孙勇杰 实习生 赵丽薇

9月6日,北京北四环,柏彦大厦8层,联信永益总部平静如常。

原本不大的空间,被密密麻麻的格子间切割得更为狭窄。西北角,一个左靠窗、背靠墙的普通格子间,右手边的隔板上,夹着一张巴掌大的普通照片,相片里是格子间主人的妻子和孩子。

格子间里,老式、笨重的乳白色17英寸显示器旁,贴着一张泛黄的员工标签,一串长长的编码号下边,钢笔楷书简单写着员工姓名,陈俭。

当晚,联信永益实际控制人、第一任董事长陈俭取保候审,暂时结束5个月的刑拘。

也许,陈俭很快有机会重返格子间,然而,他的合作伙伴、继任董事长彭小军同样因涉嫌单位行贿,在陈俭取保候审三天前被刑拘。

“意外”的牵连

“这个事情只是原董事长陈俭事件的一个延续。”9月6日,联信永益品牌推广部王丽华说,公司正在努力淡化后继影响。

“应该和之前陈总的案子是相关的,中间交接的过程是我去签字的,彭总进去之后我们这边也没有得到相关部门进一步的消息。”7日,联信永益董事、代理总经理孙玉文说。

针对单位行贿会不会波及更多公司人员的问题,孙玉文表示,目前相关部门还没有具体的进展需要公司方面配合。

然而,这个突发的重大意外前后,联信永益高管的整体性换血重组,依然引起诸多猜测。

8月2日,联信永益发布公告称,该公司现年45岁的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何金生因个人身体原因,主动向公司请辞已获批,辞职之后,何金生将不在联信永益及其控股子公司任职。同时,公司副总经理刘耀也因个人身体原因辞职。何金生和刘耀均是联信永益资深员工,且都不持有公司股票。

刘耀是联信永益分管政府公关工作、营销、开展市场高层公关的副总经理。“刘总今年已经74岁,早就提出要退了,但当时处在公司上市的关键阶段,我们的团队也舍不得他,所以也一直没有正式提出退下。”孙玉文说。

“财务总监何金生是因为身体状况,加上他家里有些事情,所以辞职。”孙玉文说。

“老何辞职原因确实是多方面的,但话说回来,作为打工的,没必要跟公司绑在一起。”9月7日,熟识何金生的圈内朋友表示,联信永益公司的情况应该是何金生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

9月3日,彭小军因涉嫌单位行贿遭警方刑拘消息发布当天,联信永益原董事、联想投资方面代表王能光,“因为工作繁忙请辞”,并在随后获得批准。

“王能光请辞,一方面是联想投资方面那边的工作较多,另外一个就是目前我们的管理团队、公司的经营团队在董事会里面可能席位较少,需要增补。”孙玉文说,在联想投资方代表王建庆担任新任董事长后,王能光请辞是董事会内部一次正常人员调整。

但联信永益高管也承认,一旦单位行贿罪认定,涉及公司的业务范围以及人员,不会只有陈俭、彭小军两人。

“单位行贿”疑云

单位行贿罪的最终认定,几乎关乎联信永益的生死。何时行贿、受贿主体又是谁,仍是一个谜。

“我是从公司成立到现在负责市场的,如果这个行为被证实,可能是在竞标过程中发生的。”孙玉文说。

孙玉文分析,联信永益签订的合同,跟行业平均水平相比,基本上是一个正常的利润水平,即便通过行为取得了一些项目,事实上公司并没有获取超额的、或者说是不正当的收益。

“如果这个事情最后确定是真的,它肯定不是一个。”孙玉文表示,影响如何还不好说。

对于受贿主体,联信永益方面以司法机关没有给明确回复为由守口如瓶,但其主要客户成为主要嫌疑对象。

联信永益客户高度集中,特别是对公司核心客户北京联通的销售额占比最高时曾超过了60%。公开资料显示,2007—2009年前五名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8.57%、74.78%和61.88%。其中,北京联通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65.53%、57.20%和 33.44%。联信永益以及其高管与原北京网通 良好的合作关系,在案发后也格外引人注意。

“联通是我们一个重要客户,但不是唯一,我们跟移动、电信以及中央几个部委都有合作项目。”联信永益品牌部王丽华等一再试图阐述,将质疑目光聚焦在跟联通的合作上并不恰当。

窥探案发内幕

2010年3月31日,周三傍晚,联信永益原董秘、财务总监何金生约了圈内朋友吃饭。然而,一个突发的重大意外,让何金生原本平静的一天,变得支离破碎。

“原本约好做东的老何,周末突然回公司写公告,后来露了个面儿又匆忙回去处理相关问题。”上述何金生的朋友说。

这一天,联信永益时任董事长陈俭被刑拘消息,正式以公告形式确认。5个月后,继任陈俭担任联信永益董事长的彭小军,也是涉嫌同样罪名,突遭警方刑拘。

“公司上市之前,已经有些征兆。”熟悉联信永益高层的一名IT企业高管明确表示,但拒绝透露“征兆”的细节,“据我了解,联信永益两任董事长先后被拘,是同业竞争对手的举报。”

联信永益的王丽华也曾提到过相同看法,但同行举报的说法,目前仍未获得官方公开认定。联信永益代理总经理孙玉文表示,陈俭事发以后,“包括一些竞争对手,在借题发挥,把这些事情去渲染、扩大,引起较大负面影响”。

“联信永益是做IT软件系统服务的,客户相对集中,几家稍有规模的同行企业竞争非常激烈。”IT业人士分析称,在残酷的竞争环境下,不排除竞争对手,不希望看到联信永益上市做大,以此达到打击联信永益的目的。

耐人寻味的是,联信永益相关问题端倪显露在上市之前,其如何通过保荐机构、律师以及发审委层层审查顺利上市,最终上演最快沦陷上市公司的闹剧,仍不得而知。

更值得一提的是,联信永益孙玉文强调的,公司如果有问题就是在竞标过程中,而这个过程中跟同行企业相比,无论是竞标手段还是获得利润更同行都没有太大差别。言下之意,IT软件服务行业,并非只有联信永益一家具有污点嫌疑。

“无论是做硬件还是软件,要拿下垄断性国企、政府机关订单,找门路是必须的,没门路,你想行贿还没人接呢。”一家刚刚试图从IT制造转型为IT软件服务的国内知名IT企业 市场部高管直言行业暗规。

财经作家、IT评论员丁西坡认为,在这样一个服务于少数垄断型企业、政府机关的行业里,公司不行贿,哪有订单?联信永益,最大的问题不是触动了行业暗规,而是上市操之过急,最终成为众矢之的,陷入危局。

夭折还是重生

“这一系列的事件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响,客户会怎么看我们、合作伙伴会怎么看我们,现在还没有特别明显的一些反应。”9月7日,孙玉文表示,原本8月预测的下半年业绩好转,因为彭小军被拘,变得更为艰难。联信永益原计划今年在原先有7个分公司、5个办事处的基础上设立更多的分支机构,“这些分支机构在本地都会有几个核心的重点客户”。

“作为我们这种类型的IT服务公司,三、四季度在一年中属于项目投标、市场跟进的关键时期,这两个事件虽然是关联的,但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却是递增的。”孙玉文坦陈。

据联信永益半年财报,利润总额-667.61万元,净利润-674.55万元,每股收益-0.1100元,随着连续两任董事长遭刑拘,其业务面临“全面性崩溃”。

二级市场上,联信永益股价大幅跳水。截至9月6日收盘,联信永益收报29.11元,跌7.15%,全天换手率也激增至20.89%。

显然,作为一个对于垄断性客户具有明显依赖的IT服务公司,涉嫌单位行贿,对其客户资源是一次严重打击。

丁西坡认为,上市后更为严格的财务监管,让联信永益迅速沦陷为污点公司,无论结果如何,从事行业的特性已被放在显微镜下关注的既成事实,都决定了其业绩复兴困难重重。

“很快会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公布。”9月7日上午,联信永益品牌推广部王丽华一再对时代周报表示,该事件会对公司发展产生重大影响,正在跟监管部门进行沟通。当日傍晚,联信永益公告,原董事长陈俭已经取保候审,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显然,曾多年在联想、北京电信工作的背景,具有深厚专业功底以及业内人脉的陈俭,依然被公司董事会视作联信永益重生的支柱。

然而,涉嫌单位行贿罪,将会长期成为影响联信永益发展的阴影。“我们仍然是在创业阶段。”9月6日,联信永益王丽华指着陈俭跟普通员工毫无差别的格子间说。

5个月前,这个格子间的主人,在主持完公司会议后,有点黑色幽默地被警方突然带走。5个月后,回到这个格子间的联信永益创始人陈俭面临的,是一次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再次创业”。

广州治癫痫专科医院怎么样

治疗阳痿哪家好

老年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包皮过长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