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冲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如果还有来世请别再离我而去-【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23:17 阅读: 来源:冲床厂家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有些时候,失去一样你最珍贵的人或物。往往都是一念之差,一时之愤…-题记

欣澜是一个家境很好,长相可人的女孩。09年11月,在自己21岁的庆生宴上结识了比自己年长3岁的严鑫。严鑫为人豪爽,重义,好打抱不平。曾是个称霸一方的大哥,手下弟兄们个个如此,所以也结下了不少仇家。两人一见钟情,马上坠入了爱河。从此严鑫便为了欣澜退出“江湖”,打算抛开过往,跟欣澜好好过日子。说来也怪,性格豪爽的人往往是离不开脾气火暴这个“搭档”的,偏偏遇上了欣澜这个大小姐,严鑫的脾气来了个180度大逆转。对着欣澜无理取闹的小姐脾气,严鑫是那个服服又贴贴的啊。

认识不久后,到了2010年2月的情人节前夕。欣澜又是为了一点儿小事与严鑫在他们第一次约会的西湖边吵架了,即使严好声好气的劝,认错。欣澜是一点儿也没有消气。第二天,也就是2月13日,欣澜赌气走了,独自一人去了北京。严知道后便打电话告诉欣澜:兰,明天是我们恋爱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在西湖边等你,等到你来,不见不散。电话另一边的欣澜虽是有些许心软,不过还是想气气严鑫,试试他到底会等到何时。

情人节了,严鑫按约来到了西湖。身在北京的欣澜还是放不下身段子,就是不先给严打电话。就这样耗了一晚,一直到凌晨2点。欣澜是气的都快要炸了,本想打电话给严说分手的,谁料电话却再也打不通了。这下子欣澜有些担心了。天一亮,她便草草收拾,坐了飞机回家。可是她却再也见不到严鑫了,她找遍了能找的所有地方,也还是没有一点办法。最后她只好与严的家人一起去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民警随后调出了西湖公园门口的监控视频。14号晚七点严进入公园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欣澜后悔欲绝,她不知道严去了哪。只想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放下所有架子,赶回去与严鑫共度那个彼此的第一个情人节。之后,她一人去了西藏,因为严鑫曾经告诉过她,能在西藏拍到长有四根轶角的野生藏羚照片的话,那只藏羚的照片会带着主人找到遗失的爱情。她一去便是一年,不过好在苍天开眼,她拍到了。她回来时,正是11年的2月14情人节。

当晚七时许,欣澜就带着那张照片,穿着去年严鑫送她的那件深灰色羽绒服到了西湖。这是她第一次穿,因为她以前爱漂亮,不想穿成个大胖子。到了西湖,她发现这里似乎跟一年前一样,什么也没变。湖岸边干枯的柳条,小道旁,待拆迁的双层商铺房。相同的情景,却又相同的很不对劲。但她心里此刻只有严,顾不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她伤心的游走在他俩曾经嬉戏打闹的道路上。就这样徘徊着,一直到了深夜!虽然今晚穿了好几件衣服,但还是感觉异常的冷,冷的很不自然,不像是外在冷空气所导致的。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朝着湖心撕心裂肺的呐喊了一声:“亲爱的,你在哪?我变乖了,我不再调皮了,我还拍到了你说的长有四根角的藏羚。可为什么你还不回来?为什么?…”结束后,整片静静的西湖上传来了一遍遍的回声,其它的,什么也没有。这一句把她自己的喉咙喊哑了,耳朵喊的差点聋了。欣澜哭了,可这一年里,她早已哭干了后悔的泪。就在一瞬间,背后传来了几个男人的争吵,她没想那么多,继续呆呆的忘着平静的湖面。可她的背脊一下子凉了,一直凉到耳根。因为她突然间认出了严的声音,那句“您娘咖后”是严鑫平常的口头禅。并且此刻已是凌晨三点,这里除了她是肯定不会有其他人的。欣澜猛的一回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可还没等她以幻听的借口来安慰自己,前方拆迁房中又传来了一句“砍死你”。这把欣澜给吓坏了。

可她从争吵中认出了严的声音,不懂哪来的勇气,她冲进了那幢破房中。里头黑的可怕,外面的光一点儿都照不进来。伸手不见五指,安静的就像是被什么给隔绝了跟外界的联系。突然楼上传来了好像是有人被东西给塞住了嘴从喉咙里发出的闷叫。欣兰按了下手机,借着微光找到了上楼的楼梯。她每接近楼上一步,空气就加重一点,即使有着手机的亮光,可还是越来越暗,好像楼上的黑是可以将光亮吞噬一般。到了楼上,空气都凝固了,呼吸一口都要花上七至八秒,非常困难。

欣澜直直的站在那,希望再听到一些声音,才可以帮助她找到她心爱的严。“咚”的一下,欣兰的手机不小心掉在了地上,当她弯下腰去捡的时候,头顶似乎被什么东西滴到了。她用手去摸了摸,是粘的。拿到手机前一照,居然是血。她猛一抬头,才发现顶上有个大窟窿。就在这时,上面又传来了那个闷响。她把房间里的几张废弃家具搬了来,架起顺着爬了上去。快到顶时,突然脚一滑,踩空了,手抓着窟窿的木板边缘,连着整大片屋顶暗层的木制地面都重重的摔了下来。重摔到地上,掀起一大片灰,呛的她一口咳嗽咳的没完,眼睛都糊了。

当欣澜睁开眼,她吓坏了。手机的光好像一下子亮了,照着整个房间。她想尖叫,却好像喉咙被堵死了一般,半点声响都发不出来。她瞪大了两个眼球,都快把它们给挤了出来。她瞪着砸到地上散落四方的白骨,跟两个将要腐烂,爬满疽虫而且还会动的连着脊椎骨的人头,它们的嘴里爬满了恶心的疽虫,蠕动着,一条条晃着手机的反光。人头的眼珠缓慢的转动着,最终移到了欣澜的身上。然后一个掉在离她比较远的人头吐掉了嘴里的虫,很无力嘶哑的问了句:“你是……蒋…欣……澜……吗……?”过了许久,欣澜才缓了点神,机械的朝着那人头点了点头。然后比较近的这个人头也开口了:“严……鑫在…湖………底。”说完后,两个人头便爆炸了,欣澜也突然头昏晕死了过去。

第二天,欣澜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的床上。父亲在窗户旁静静的抽着烟,母亲也在身边趴着哽咽。“爸,妈。我这是怎么了?”欣澜头还闷闷的晕,无力的说着。欣澜的母亲听到声音赶紧坐了起来,抓着欣澜的手说道:“我的女儿啊!你一晚没回来,去了哪啊?”“一早你爸接到医院电话说你躺在西湖边,被看园的大爷发现通知了警察,才将你送到医院。”欣澜这才忽然想起了昨夜的事,赶紧让父亲叫来了警察,并把昨夜的事全部告诉了他们。

后来警察差人到西湖边打捞,捞起了严鑫的尸体。奇怪的是在湖里浸泡了一年的尸体居然没有腐烂,只是稍微水肿了一点。再后来的一个星期,派出所破案了,抓到了当时做案三人中唯一存活的一人。那人在交代出所有犯罪过程后突然暴毙在牢房,死相相当残忍。内脏,肌肉跟表皮全部腐烂,白骨清晰可见。唯一保存的只有那颗连着脊椎骨的头颅!原来当年虽然严鑫退出江湖,不再过问那些情仇,可被他得罪过的混混还是咽不下那口气。便找了机会踩点后,伏在西湖边。

那晚他们见就严鑫只身一人守候着欣澜的到来直到深夜,觉得天赐良机,便偷袭打晕严,再拖到废弃商铺里准备结果了他。谁料严头昏之势已去,醒来后双方四人开始厮杀。混乱中,严身中二十多刀,却也打死了对方三人中的其中两人,打伤一人。打伤的那人逃跑之后,就再也不敢回到案发地点查看究竟。直到今天才落网!可是为什么那三人的死相会如此诡异,警方又无力开解,却也担心怕鬼神之说从警局里传了出去辱没名声,所以没有详细通报此案,也以普通谋杀案草草了事!后来欣澜拖严以前的小弟多方打听,才知道严鑫的前任女友是云南一个小山村里的人,那个村子的一些女人是早几百年前虫蛊部落的遗孤,所以那三个人的诡异死相自然也逃不开是那女人为保护严鑫而在他身上所下的护蛊之类的虫蛊。

可是为什么死在废弃商铺里的严鑫尸体却沉到了湖底?直到有一天欣澜再次来到西湖,看到了湖上划着小船的一对对情侣。她才慌然大悟,原来他们最后一次吵架的原因竟是欣澜一再要求严与她下湖游船,可严天性怕水,小时候,连在小水池里待着都会吓到嘴唇发紫。可能是严鑫对欣澜的爱,超过了自身的承载极限,所以死后,他的灵魂拖动着尸体到了湖里。

想到这里,欣澜找湖边码头的大爷租了艘小船,独自一人下了湖。当她游到湖心时,停下了船。在那看着蓝蓝的天空发着呆。突然感觉有一双温暖而又熟悉的大手从背后抱住了自己,在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亲爱的。如果我们下辈子还能相遇,我一定不会再让你离我去!…欣澜也轻轻了回了一句:亲爱的!如果下辈子我还有那个福气遇上你,我不会再离你而去!随后闭上了双眼,扬起了嘴角,静静的享受着这久违了的温暖!…

作者的话:全文完!第一次写,可能恐怖的段子不多,不过希望大家会喜欢。灵感突发,连夜用手机赶写出来的文章…

北联nk生物细胞

日本nk细胞疗法副作用

北联nk免疫细胞

乳腺癌免疫疗法有效吗